泉州小鱼网

泉州 [切换城市]
  • 720阅读
  • 0回复

[转载分享]老同学聚会,没想到一个个都瞧不起农村人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连尚小说
 

发帖
203
鱼币
258
https://v.qq.com/x/page/f0568yrx5fh.html

第一章 让人崩溃的相亲对象

五月的天气,阴晴不定。
乔蕊坐在西餐厅靠窗的位置,眼角看着窗外不知何时开始下的漂泊大雨,嘴唇紧抿着,喝了一口茶,又看向餐桌对面,那正在大快朵颐的男人,揉了揉眉心。
“乔小姐,你一点也不吃吗?”对面的男人看来三十三四岁左右,此时他正在吃一份意大利面,面条沾了酱汁,糊得他一嘴的又红又黑,还黏黏腻腻。
就算有再好的胃口,看到这样的画面,也什么都吃不下了。
乔蕊摇摇头,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没那么介意:“我不太饿,杨先生你吃吧。”
杨先生看了她两眼,一边吃,一边说:“说真的,我对乔小姐你真的非常满意,我阿姨之前就跟我说过,乔小姐是个大方温柔的女孩,我现在看了也相信了,要不,我们就正式在一起吧,等到差不多了,就结婚。”
乔蕊脸上的表情有点僵住。
杨先生还在继续说:“我对你真的挺满意的,你有正当工作,金钱方面不会依附我,你也有自己的房产,结婚后我就搬去你那里,我们就有自己的家了,对了,你的房产是在哪个地段来着,如果是市中心就好了,我公司就在市中心,不过要是地方偏远也没关系,我们就把房子卖了,在市中心买个新的,要不就买辆车代步,车的话,我一直挺有研究的,有几种车型都挺好的,也不贵,三四十万左右,虽然也有便宜的车,但是太廉价了,开出去也没面子,对了,乔小姐,你在大公司工作,月薪够供车吧,你放心,你的工资供车,我的工资就我们一起用,我每周给你零用钱,我看你吃的也少,也用不了多少钱,到时候我们还能存一些钱,等生了孩子……”
“杨先生!”乔蕊忍无可忍,咬着牙,打断他的喋喋不休:“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要不我们下次再聊吧。”
她说完,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起身离开。
杨先生急忙叫住她:“乔小姐,说得好好的,怎么突然走了,你等等,你饭钱还没付呢。”
乔蕊脚步一定,转头满脸铁青的看着他:“饭钱?”她来这里后,就要了一杯水啊。
此时,服务员看他们要走了,拿着餐单过来:“先生小姐,两位一共消费了两百三十二元整,请问刷卡还是付现。”
“付现。”杨先生说完,从口袋里掏啊掏,掏出两个五十,然后对乔蕊道:“相亲当然是AA制,这份是我的,剩下的你给。”
乔蕊嘴角一抽,气笑了:“先不说我就喝了一杯水,意大利面和咖啡饮料都是你点的,就算我不小气,愿意AA,两百三十二对半,你也该给一百一十六啊,一百块算什么?”
杨先生眉头紧蹙:“你的工资比我高,难道不该多付点吗?我刚才还说你大方温柔,原来你这么市侩。”
她市侩?
乔蕊觉得今天出门肯定没看黄历,见过奇葩的,没见过奇葩得这么理直气壮的。
服务员看两人争执不停,不禁不耐起来:“请问,剩下的钱,哪位买单?”
“谁吃的找谁买!”乔蕊冷着脸说完,踩着高跟鞋,转身就走了!
第二章 被顶头上司目睹相亲失败

杨先生没想到她真的不给,忙在后面嚷嚷:“乔蕊,我给我站住!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就是故意来骗吃骗喝的,全天下谁不知道,相亲都是AA制,你不给钱,你这算什么?占我便宜?我是冤大头吗!亏我阿姨还说你在大公司上班,有气质,有能力,原来你根本就是外面那种女人!总想着榨干男人钱!那你倒是说说,我是第几个受害者了!啊!”
他这一吼,餐厅里不少人都看了过来,乔蕊脸一下子红了,气得肝儿都疼。
她是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勉强压住想爆粗口的冲动,她从皮包里掏出三百块,丢给服务生。
“小姐,多了。”服务生说。
乔蕊头都没回,直接出了电梯,后面,还能听见那位杨先生的声音:“多的钱退给我,我们是一起的。”
乔蕊摇摇头,经不住想翻白眼。
此时电梯还没到,她在原地等得焦急,深怕那个杨先生又追出来。
而这时,身边走来一个高大的身影,她警惕的抬头一看,却顿时,脸色大变。
“景,景总……”谁能告诉她,这个男人是什么时候在这儿的?
沉稳俊美的男人单手插着裤袋,站在电梯前,声色平静的道:“乔秘书真是争分夺秒,午餐时间都不忘抓紧时间相亲。”
乔蕊顿时脸颊涨红,被顶头上司目睹自己相亲失败全过程什么的,简直丢脸丢到太平洋去了。
这时,电梯到了,先恭敬让上司进去,随后她才跟进去。
可门还没关,外面,一个急冲冲的身影慌忙的跑过来:“等等,等等我。”
乔蕊忙按关门键,可动作太慢,那位杨先生还是又钻了进来。
她顿时头大。
可那位杨先生看着乔蕊,似乎已经忘了刚才大庭广众,骂了人家一通的事,还笑眯眯的说:“乔小姐,你走这么快干什么,其实我刚才只是试探你,看你是不是那种只会占男人便宜的女人,实验证明你不是,这样我就放心了,对了,你现在要去哪儿?我们晚上一起看电影吧,我刚才说对你满意的事,是真心的,我真觉得我们很配,我也不嫌弃你年纪大,要不我们就在一起吧。”
她才二十六而已!
乔蕊简直快哭了,眼角不住的瞥着离自己不远的景仲言,简直要死了,上司在这儿,她想骂人都不能骂,可这杨先生实在是太不要脸了,她真的快忍不住了。
“乔小姐,蕊蕊,小蕊,你倒是说句话啊,你怎么不理我。”看她不吭声,杨先生又靠近了些,还故意凑着乔蕊的耳朵边,用暧昧的音调喊她。
乔蕊脸刹那间彻底黑透了。
正在她考虑在顶头上司面前打人,会不会影响自己的年底评核时,她身子突然一歪,接着,便被动的,落入一个刚硬温暖的怀抱。
全身在一瞬间僵住,她不可思议的仰头,可凭她的角度,却只能看到男人干净利落的下巴。
景仲言脸色淡然看着电梯里,那一脸错愕的男人,手臂搂着乔蕊的肩膀,黑眸微挑,冷冷的道:“这位先生,小蕊的名字,不是你能喊的。”
“你,你是什么人!你干什么抱着她,乔蕊是我的女朋友,你给我把手放开!”杨先生气得满脸震怒。
第三章 助人为乐

景仲言却闲适淡淡,垂头看了乔蕊一眼,左手抬起,食指抚开他额前的碎发,声色暗哑的道:“就算气我,也不用找这种男人凑数,你明知道,我不会上当的。”
乔蕊只觉得自己全身寒毛都竖起来了,还有自己的额头,烫的快把她给煮熟了。
对面的杨先生似乎受了很大的打击,怒气冲冲的指着乔蕊,开口一连串辱骂:“你这个贱人果然有别的男人,竟然敢耍我,行,你行,我倒是要当面问问你妈,是怎么教出你这种不知廉耻,周旋在几个男人之间的贱人的!”
此时,电梯到了一楼,杨先生哼了一声,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电梯里,只剩下两人。
景仲言淡定的放下手,按了关门键,电梯门重新合并,往负一楼落去。
当乔蕊回过神来时,电梯正在下降,她尴尬得不能自已,抬头,怯怯的看向景仲言,干涩的道:“景,景总,刚才……”
“不用谢。”男人随口道。
乔蕊泪流满面,说不出话来,她现在担心,那个杨先生真的找她妈告状怎么办,她不配合相亲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妈知道了,一定会以为她是故意找了个男人去破坏相亲!
到时候,妈一定会追着她打的!
看她满脸愁苦,景仲言挑眉:“怎么,不是你让我帮你的?”
“我?”乔蕊瞪眼,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我什么时候?”
男人眉目淡凉:“刚才,你一直看我,不是求我帮你解围?”
完全不是啊,她看他,只是觉得在上司面前闹这一出,影响不好,绝对没其他意思的!真的!
不过看景仲言一脸“不是你求我,我会多管闲事吗”的冷漠表情,乔蕊也只能干巴巴的接受了他的“一片好意”。
毕竟,人家真的是帮了他。
“那,谢谢景总……”
“嗯。”
乔蕊:“……”
这时,负一楼到了,景仲言走出去,回头发现乔蕊没跟上,蹙了蹙眉:“不走?”
“我上一楼去。”她又没车,负一楼是停车场,她进去干什么。
景仲言看了眼手表:“十二点五十了,十分钟内你能赶到公司?”
乔蕊默然,肯定不能,所以她打算打车,不过那也得十五分钟。
“我也回公司,走吧。”男人说完,掏出车钥匙,朝着一个方向,按了安全锁。
只听“滴”的一声,不远处一辆黑色的捷豹闪了闪车头灯。
乔蕊是不想和景仲言一起走的,但是又想起外面还在下雨,她出去也不见得能立刻打到车,回公司迟到了,全勤没了不说,还按秒扣钱。
多方考虑,最后,她只好干巴巴的跟上他。
上了车,乔蕊坐在副驾驶座,系好安全带,就端端正正的不敢乱动一分。
车子启动,不一会儿就出了停车场。
车厢里很安静,乔蕊觉得有点不自在,景仲言是景氏总经理,老总裁年迈已高,已经不管景氏的事了,景氏一切,现在基本上都是景仲言做主。
而乔蕊作为总经理秘书,按理说跟景仲言相处的时间是很多的,不应该如此谨小慎微。
但是须知,一个跨国集团总经理的手下,是不止一位秘书的,不算几个实习的,就说正式的大秘书,加上乔蕊,一共就有六个。
而乔蕊在其中,应该算是最没权的,她一般的工作就是找文件,记录文件,输入文件,审核文件,锁定文件。
第四章 被狗仔拍照

是的,就是这么简单,她每天都和文件打交道,躲在一个不大的秘书室里,跟文件一呆就是一整天,弄完当天的文件,基本上也到时候下班了。
工作三年,要说和景仲言的单独相处到底有几次,乔蕊扳起手指算了一会儿,呵呵,零次。
不对,目前已经突破一了,是的,就是此时此时刻,这历史性的第一次!
乔蕊其实很惶恐,她不是八面玲珑的人,也不太会和上司说话,更不会拍马屁,短短十分钟的车程,她简直度秒如年。
车子到了景氏的停车场,乔蕊着急忙活的解了安全带,下车前,又对自家上司道了次谢:“真是麻烦景总了,还有刚才的事,真是多亏了你。”回家可能会被老妈打成猪头这种事,就暂且不提了。
景仲言不置一词,身子却往后一靠,靠着椅背上,上下打量着乔蕊。
他淡凉的黑眸,来回扫视,乔蕊被他盯得全身发毛,脸上的表情也微微变僵。
“景总,我哪里不对吗?”
景仲言没有回答,只是突然靠前,修长的手指抚上她的脸颊,捉住她的下颚,左右端详一会儿,眉毛微挑。
“长得也不错,已经这么愁嫁了?”
我才没愁嫁!
乔蕊差点咆哮,只觉得景仲言手指的温度,灼热得她脸皮都要烫坏了,这种像是货物一样被人点评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景……景总……”乔蕊眼珠子乱转,下巴想挣开他的手指,这个姿势,让她很不舒服!
男人却并不打算放开她,反而凑得更近了。
彼此的脸都在对方的眼睛里放大,乔蕊只觉得鼻息间,竟都能闻到男人身上的淡淡烟草味,很好闻的味道,夹杂着一点沐浴露的清香,衍变得有些惑人。
而就在这时,一道骤亮的光线突然一闪而过,接着,就听咔嚓一声,那声音稍纵即逝,仅是一秒中,便不复存在。
景仲言微微坐起身,放开了乔蕊。
乔蕊捂住脸,脑袋偏向车窗玻璃外,刚才那个白光,就是从那边闪过的。
“别找了,是狗仔。”男人点了一根烟,随意说道。
乔蕊不可思议的看向他:“你知道?”话说完又想起什么,不禁脸色变黑:“所以,景总,你是……故意的?”
故意让人拍到他们靠很近的照片。
“嗯。”他吸了口烟,吐出白色的烟雾:“放心,没照到你的脸,我帮你一次,你帮我一次,打和。”
商人果然都是斤斤计较铁公鸡!乔蕊内心暗戳戳的想。
“哦,对了。”景仲言又吸了一口烟,舌尖舔舔唇瓣,看向乔蕊,好心提醒:“还有两分钟,你就迟到了。”
乔蕊眼睛一瞪,顿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浑身一炸,急忙打开车门,跑了出去。
临走前,她又神色复杂的看了车厢内一眼,却见俊美无俦的男人,吞吐着烟雾,神色渺渺的也正看着她的方向。
迷蒙的雾气下,那张本就出色的脸,更被熏染得增添了几分魅惑,还有迷蒙下他那双深邃的黑眸,沉得仿佛能看透世情一般。
乔蕊心神一晃,不得不说,她这位顶头上司,长得真的很作弊,难怪办公室里大秘书小秘书加起来,十个至少有八个都暗恋他。
不过这些,和她都没有关系。
乔蕊看了眼手表,还剩一分半了,她跑向电梯,发现电梯还很高,干脆爬楼梯上去。


.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同步到:   设置
上一个 下一个
      客户端
      小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