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小鱼网

泉州 [切换城市]
  • 636阅读
  • 0回复

[情感讨论]尴尬了,居然认错人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连尚小说
 

发帖
136
鱼币
173


第一章 十指连心
“啊!”
十指连心,刑具收紧的时候痛得苏落大叫出声。
痛楚还没消去,她的胸口猛地被殷辰一脚重重地踹中,人跟着倒在地上,心口的鲜血一并地从嘴里吐了出来。
苏落顾不得身上的痛楚,第一时间用血淋淋的手摸了自己隆起的小腹。
殷辰低头看着面色发白的苏落,想到这个女人恶毒地给淼淼下毒,脸色一沉,伸脚用狠地踩在苏落放的手背上。
“贱人,把解药交出来!”
苏落痛得直掉眼泪,她抬起头仰望着爱了四年,嫁了四年的男人,“我没有解药,不是我下的毒!”
“不是你是谁?毒是药王谷的,整个王府除了你是药王谷的人,谁的身上还有这种毒!”
说着,他再用狠地踩住她满是鲜血的手背,“四年前,你逼死柔儿,四年后,你还想毒死她妹妹!”
“你今天不把解药交出来,就给我去死!”
去死?
苏落身子一怔,她忘了手指的疼痛,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她那么地爱他,他却要她去死!
四年前,她如愿地嫁给他做王妃,原以为可以琴瑟和好、白头偕老,谁知他另有心爱的女人柳柔儿。
大婚之夜,柳柔儿在城外的破庙里被人轮番蹂躏,还怀上了孩子,她受不了屈辱,生下孩子后就自缢而死。
殷辰认定她是幕后主使,逼死他心爱的女人。
柳淼淼,是柳柔儿的亲妹妹,柳柔儿死后,她就被以侧王妃的身份抬入了王府。
她不知道柳淼淼为什么会中药王谷的毒,可下毒的真不是她,她已经解释了无数遍,可殷辰不信她,他还让她去死!
“继续夹,她还不招就把十大酷刑一一用在她的身上。”
刑房里挂着各式的刑具,看得人毛骨悚然。
如果殷辰再将着其他的刑具一一试在她的身上,她会死在这里的。
苏落怕了,她还有珉儿,还有肚子里的孩子,她不能死。
苏洛看着殷辰,鲜血淋淋的手攥着他的衣角,哀求道,“我没有下毒,殷辰,我求你信我!”
殷辰视若无睹,对着身旁的侍卫冷声命令道,“继续!”
侍卫继续用刑。
“啊!”刑房里,响起了苏落凄惨的叫声。
殷辰唇角噙着冷酷的笑容,漠然看着她,这是她应得的报应。
外面传来脚步声,是柳母。
“王爷!”柳母焦急地冲进来,突地跪在地上,哭了出来:“王爷,淼淼快不行了,求你救救淼淼!”
殷辰脸色大变:“大夫怎么说?”
“大夫已经配出了解药,可是没有药引……”柳母猛然痛哭出声。
“需要什么药引?”殷辰问道。
柳母的头抬起头,眼睛不经意落在苏落的小腹上,欲言又止的说:“大夫说,淼淼中的毒极其霸道,要想解毒,必须用刚成形胎儿的心脏做药引!”
“这法子太毒了,得把孕妇的肚子剖开,再把孩子取出来挖胎心!这样的药引,我要到哪里去找!”柳母哭泣出声。
柳母的话听得苏落的身子直打颤,她在药王谷待过,见过不少稀奇古怪的毒,也还是第一次听说要用胎儿的心做药引。
第二章 药引
苏落察觉到柳母若有若无的目光,她心下一沉,柳母恐怕是冲着她肚子里的孩子来的。
她下意识看向殷辰,侥幸的想着殷辰不至于虎毒不食子——
柳母见殷辰不说话,心下一横,又哭了起来,“王爷,求求你看在柔儿的份上,救救淼淼吧!”
“柔儿已经不在了,我就淼淼这一个女儿了,要是淼淼再出什么事,我也不活了!”
柳母一边痛哭,一边不停的磕头。
耳边回荡着‘砰砰’的磕头声,殷辰抿紧了唇。
四年前,柳柔儿背自己出的狼谷,他这条命是她捡回来的,他发过毒誓,要照顾她一生一世,可是她却被苏落给害死了。
现在苏落还想毒死柔儿的妹妹——
这笔账,必须由苏落偿还!
殷辰盯着苏落的小腹,声音格外地清冷,“用她的!”
苏落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下意识护住肚子往着后面挪去。
殷辰一手攥住她,冷冷的对侍卫下达命令:“挖出她的孩子,拿去给淼淼做药引!”
刑房的侍卫都呆住了,王爷要让他们将王妃的孩子生生地给挖出来。
苏落也听到了,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殷辰,“殷辰,我怀的是你的孩子!”
“你个贱人有什么资格生下本王的孩子!”殷辰冷漠的勾起唇角:“苏落,你害死柔儿,又对淼淼下毒,要你一个孩子算轻的。”
“三年前我允你生下珉儿,已经是最大的容忍!你如果不肯挖,我就派人把珉儿的心挖出来!”
“殷辰!”苏落的身子颤抖得更厉害,她红透着双眼,哽咽道,“虎毒不食子,他们是你的孩子!”
“那也得我认。”
冷厉的话灌进耳里,苏落的身体一软,无力地从墙面上滑落在地上。
她怔怔地看着前方,眼泪早模糊了双眼。
朦朦胧胧的,她看见侍卫提着刀到她的面前,她扭头看向殷辰,想说些什么。
没等她开口,殷辰冰冷的声音传来,“挖!”
一个字落下,苏落眼里的泪珠绝望地滑落下来。
侍卫拿着火里烧得通红的刀子,再看着护住肚子的苏落,迟疑不前。
尽管王爷亲自下令了,可王妃肚里的孩子毕竟是王爷的骨血,犹豫一阵后,侍卫跪在殷辰面前,“王爷,属下不敢!”
殷辰看向忤逆自己的侍卫,心里莫名一松。
这时,柳母哭了出来,“王爷,柔儿生前最疼爱淼淼了,求您看在柔儿曾救过您的份上,救救淼淼吧!”
柔儿——
想起柔儿的救命之恩,还有柔儿的死,殷辰不知不觉怒红了眼。
苏落,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怒火充斥到胸口,殷辰抢过侍卫手里发烫的刀子,快速地朝着苏落的肚子刺去。
温热的鲜血喷涌而出,洒在殷辰脸上,他不为所动,面不改色的继续剖。
痛意袭满苏落的全身,她的手、她的肚子、她的心……疼的她眼前一阵发黑,意识也昏昏沉沉的。
尽管如此,她还是能清晰的感受到刀子在腹中割胶的动作——
孩子,她的孩子……
她努力睁大眼睛,盯着腹部的血窟窿,想看看自己的孩子,她看到殷辰从她肚子里掏出一团模糊不清的血肉,看到他将血肉交给柳母——
苏落再也撑不住,晕死了过去。
第三章 挑衅
三日后。
苏落醒来,看到小腹上密密麻麻的针线,心痛地哭了出声。
“苏姐姐。”柳淼淼一脸笑意地出现在苏落房间里。
看到柳淼淼,苏落想起了自己的孩子,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你来干什么!”
“淼淼过来,是谢苏姐姐的救命之恩。”柳淼淼坐在苏落的床边,柔声说道:“苏姐姐,你的孩子味道真是美味!”
苏落顿时红了眼,咬牙切齿低吼:“柳淼淼,你到底有没有人性!”
“我当然有人性了!”柳淼淼一脸无辜的说:“我想让姐姐知道王爷心里最重要的人是谁,所以故意吃了毒药,让王爷在我和姐姐的孩子中做选择……姐姐,我这么做可都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姐姐没了孩子肯定很伤心,所以我特意把孩子给姐姐送回来了……”
柳淼淼扭头让身后的侍女,柔声吩咐道:“把药端来,我亲自喂给姐姐喝。”
很快,侍女端来一碗汤药,柳淼淼接了过来,轻轻的搅拌着汤匙。
苏落盯着乌黑的汤药,下意识问:“这是什么药!”
柳淼淼嗔怪的看了她一眼,笑道:“姐姐记性可真差,我刚刚不是说要给姐姐把孩子送回来吗?”
“这药啊,是我让人用剩下的药引炖的,我担心姐姐思念孩子,所以特意让人把剩下的药引和孩子的血肉都放进去了!姐姐,快喝吧,药凉了,药性就没了。”
苏落面色一白,她听懂柳淼淼的话。
这碗汤药是用她孩子的心和血肉熬的,她整个身子绷紧,双目通红地盯着柳淼淼。
什么汤药,分明是柳淼淼要她喝下自己孩子的心。
柳淼淼笑着将碗凑近苏落嘴边,一边轻声说着:“姐姐,快点喝吧……”
“我不……”
“喝!”柳淼淼无视苏落的挣扎,紧捏着她的下吧,强逼着想将药灌进她嘴里。
苏落剧烈的挣扎着,药被洒在地上。
柳淼淼顿时黑了脸,“苏落,你不识抬举!”
“不想喝是吧?我偏要你喝!”柳淼淼一把将苏落拽到地上,一手摁着她的后脑勺,将她往汤药洒过的地方按下。
苏落顾不上摔在身上的痛楚,伸手抓住柳淼淼的脚,张口往着她的小腿上狠狠地咬下去。
“啊!”柳淼淼痛得出声,她再去打苏落的时候,门外传来脚步声。
柳淼淼不动声色地松开苏落,弄乱自己的衣服、头发,还故意掐了自己一把,掐疼地掉眼泪了,她才松了手。
“王爷,救我!”柳淼淼看着殷辰,哭的梨花带雨。
殷辰听下人说苏落醒了,就过来看看,没想到竟然会看到这一幕。
“苏落,你在做什么!”殷辰没双目冷冷地盯着苏落,见苏落咬着柳淼淼,过去一脚踢中苏落的身体。
苏落痛呼一声,整个人往着后面滚了两圈。
柳淼淼趁机哭着扑到殷辰的怀里,害怕的抽泣着:“王爷,姐姐好可怕!我知道姐姐为了救我牺牲了自己的孩子,我心里愧疚,煎好药过来看姐姐,没想到姐姐她……”
柳淼淼越说越伤心,最后竟在苏落面前跪了下来,“王爷,都是淼淼的错,害得姐姐失去孩子。”


.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同步到:   设置
上一个 下一个
      客户端
      小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