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小鱼网

泉州 [切换城市]
  • 547阅读
  • 0回复

[心情日志]据说是个女人这样个撒娇,是男人都扛不住?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连尚小说
 

发帖
203
鱼币
258


第1章 坐牢
炎炎夏日,殷城热得连知了沉默了。
身处空调房内的陆一语背后却是一阵冷汗,看着近在咫尺妈妈和妹妹,语气抖得不像话,“你们知道你们今天的行为会让我面临什么样的后果吗?如果我的老板追究我会十年以上的牢,你们知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刘婉宁脸色一点没变,“陆一语,你爸没钱治病,我拿你一幅设计图去换钱,你有什么不乐意的,还是你想活生生地看你爸死在医院,你就舒服了?”
“我说过钱我会想办法,在医院的钱用完之前一定会续上!而不是你们去偷的我设计图拿去卖!”
她爸住院一周,她已经在她爸的卡里存了二十万。
一周内,她爸的医疗费不可能花掉二十万。
她才带着自己的下属连续熬了半个月,力求把这个大型城建项目拿下来。
这样一来她的奖金会更多,她爸就算康复无望,也不会为钱紧张。
没想到她妈居然干出这样的事来。
刘婉宁根本不理会陆一语的话,她不过是拿陆一语的一幅设计图去卖有什么大不了的。
陆一语有必要对她这个当妈的大呼小叫的吗?
“你拿什么续?家里都穷得揭不开锅了,你每天还化妆、穿得体体面面地出门跟公司参加什么竞标会,一点也不关心你爸的死活。你这么狼心狗肺我和你爸以后能指望你吗?我当年生你的时候差点难产死了,你爸这些年风里来雨里去的还不是为了你。你倒好,你爸一生病你就装消失,要不是有你妹妹聪明,知道你的那些破图能换钱,你爸昨天就死了!”
刘婉宁说着抬手就扇了陆一语一个耳光。
陆一语气得浑身直颤抖,知道她妈的巴掌打下来,但没有力气躲开,硬生生地受了下来。
润白的脸上立刻出现一个手掌印,舌头也被牙齿割破了,满口的血腥味。
陆微言看到陆一语高高肿起的脸颊,眼底闪过一抹幸灾乐祸的笑。
她走上前来扶住刘婉宁,柔声劝道:“妈,你别激动,气坏了身体可就不好了。我爸还ICU病房里生死不知,你要是出什么事,我怎么办?”
刘婉宁闻言连忙抱住陆微言,“言言,你别伤心。妈,不会被陆一语这个贱人气死的。”
刘婉宁说着狠狠地瞪了陆一语一眼,恨不得用眼神杀死陆一语。
陆微言哽咽道:“妈,你别生姐姐的气,姐姐肯定也会担心爸的病情,只是工作太忙了,又要还房贷、车贷,才没有精力管爸的事。毕竟我们都没什么本事帮不了姐姐,买房买车买包买高级相机的钱都只能让姐姐一个人挣,不然姐姐以后嫁到婆家会被婆家看轻的,我们要理解姐姐。”
陆微言这番看似开解的话,实则字字诛心。
不但把陆一语这些年为家里付出的功劳抹得干干净净,也把刘婉宁的火气扇得更高了。
刘婉宁气得直发抖,“陆一语,你的房产证呢,赶紧拿出来。你这套房子好歹也能卖个三百万,有了三百万你爸的病和康复费用就有着落了。还有你那些相机,你一个没人要的女人要这些东西有什么用,你妹妹下个月结婚正好要用相机,快点去拿!”
第2章 你的东西你妹妹也有一份
要不是小女儿提醒她,她都忘了陆一语相机的事。
陆一语的那些相机都是专业相机,镜头什么的都很贵。
婚礼上要是几台专业相机录下婚礼的所有细节,肯定特别有面子。
最好是还有一套房子当陪嫁,这样小女儿婆家那边会更加看重小女儿,对小女儿就越发的好。
她老了以后也有个依靠。
陆一语从她妈贪婪的目光里读出了她没有说出口的话,心都冷透了,直接说道:“妈,你干脆把我的房产证上的名字改成陆微言的,这样我所有的东西都是你们的了,也省得你们成天算计我的东西。”
“你的东西你妹妹也有一份,给你妹妹还委屈你的?”
“不委屈。她看上什么就来拿,反正她最擅长抢人东西,连我男朋友都抢了,再抢个房子、车子、相机根本不算什么。陆微言,你还看上了什么?一起抢了吧。”
陆微言眼眶立刻红了,“妈,你看姐姐。我当初只是想帮忙试试叶锋对姐姐忠不忠诚,我也是一片好心,没想到姐姐居然会这么看我。”
“是啊,试到床上去了。”陆一语讥讽道。
刘婉宁又挥起手想打陆一语,半路被陆一语伸手截住了。
陆一语眼神平静而冷漠,“以后爸的医药费我会付一半,剩下的一半你们自己想办法。至于我的东西,你们想都不要想!”
刘婉宁和陆微言对看一眼,都慌神了,“你什么意思?”
“就是你们听到的意思。爸也不是我一个人的爸,陆微言也有赡养义务,她也工作了好几年了应该也有积蓄,出一半钱是应该的。另外,家里也并没有穷到连医药费都出不起的地步,爸除了有医保之外,还有公司给的工伤赔偿。就算工伤赔偿不够,家里也还有存款,用得着在爸刚住院一个星期,你们就开始算计我的设计图、房子和车子了吗?”
刘婉宁和陆微言脸色大变,陆微言拉了拉刘婉宁的衣服下摆,柔声对陆一语说道:“姐姐,妈也是为爸的病着急才这样的。你也知道爸妈的感情特别好,妈是担心爸才这样的。”
陆一语冷冷地看着两人,拿着包走出这个令她恶心的小院。
她从小被陆微言和她妈坑习惯了,平常她们占她一点便宜,她真不会动怒。
今天她们的所做所为真的让她又心凉又警醒。
这次的事情就算她老板对她网开一面不走法律程序告她,她在建筑师这一行也走到尽头了。
她偷卖公司设计图不用多久就在行业里传得沸沸扬扬,不会有敢用她这个没有职业操守的建筑师。
她从18岁开始接触建筑行业,到现在28岁,把最好的十年时光全放在建筑上了。
她在去年考了一级注册建筑师,才开始带下属。
她现在的年薪加奖金一年一百二十万左右,要是再加上她接的一些私活,一年两百万也不是特别难。
但她考上一级建筑师之前的那几年,她的月薪才五千,加奖金才有一万多。
她妈和陆微言成天算计她那些钱,因此她在考上一筑之前的钱基本没存下什么钱。
之后,为了摆脱她妈和陆微言,她才咬紧牙关在公司附近买了套小公寓。
第3章 她作为女儿不可能不担责任
所有人都以为她工作轻松、工资又高,却不会想到她面临的压力和因大量熬夜逐渐拖垮的身体。
她们卖掉的那份设计图是她和她的项目团队经过三个月实地考察、频繁推翻之前的设计和磨合后最终做出来的。
大家信心满满地拿着设计图去参加竞标会,却在竞标会上看到了其中一家竞争公司拿出了一模一样的设计图。
所有人都疯了。
令陆一语万万没想到的是设计图居然是从她手里流出去的。
而陆微言和她妈居然把价值三千万的设计图,以一百五十万就卖出去了。
她学了十年的建筑,付出了这么多心血和努力就付之东流了。就算她的水平在业内是一流的,也不会有人敢再用她。
陆一语思及此,难受混合着无法言说的委屈化成了眼泪流了下来。
她这次真的恨陆微言和她妈了。
突然,耳边传来一阵尖锐的刹车声。
陆一语泪眼迷蒙地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无奈泪水糊住了双眼,她什么也没看到。
她擦了好几次眼泪,才稍微看清车子堪堪停在离她仅有一公分的距离,只要再前进一公分,她就被撞飞了。
饶是她现在极度恍惚,也被吓了一跳。
模糊的视线里蓦然出现一双纤尘不染的皮鞋,紧接着是一个好听的男声,“没事吧?”
陆一语擦了擦眼泪,“没事。”
她抬头看向那人,愣了一下。
眼前的男人剑眉星目,五官完美得找不到半点瑕疵。
薄厚适中的嘴唇紧抿着,身上有种不怒而威的刚硬气质。
霍予沉看到陆一语的脸也吃了一惊,不确定地问道:“你是陆叔叔的大女儿?”
“霍大哥,你好。”陆一语很是尴尬,连忙把眼泪擦了,不让自己再丢脸。
霍予沉看到陆一语脸上的巴掌印和眼泪,又看了看她刚才来的方向,眉头不悦地皱起。
他对陆家的事略有耳闻,听到最多的就是陆叔叔的大女儿从小是个学霸,工作后也一路开挂,小小年纪就成为一级注册建筑师。
就这样该被奉成女神的人,大白天在马路上哭有点说不过去。
“出什么事了?”
陆一语怕再提她妈和陆微言她会再次情绪失控,转移话题道:“霍大哥回来看霍爷爷?那你早点回去,别让他老人家等久了,再见。”
陆一语说完便想走。
霍家住在她家旁边的军区大院里,霍家除了霍予沉从商之外,其他人都是军人,在军中的位置都很高。面对高不可攀的霍予沉,她就算没肖想过霍予沉,也不想在霍予沉面前太狼狈。
霍予沉见她极力侧着脸,确定没有伤到她后转身上车,将车驶进了有卫兵把守的军区大院。
陆家。
陆微言心有余悸地想着陆一语说过的话,“妈,陆一语刚才说的话不会是真的吧?以后她真的不管我们了?爸的医药费也不出了?”
“她敢!怎么说她也是你爸的女儿,你爸病了,她作为女儿不可能不担责任。”
“妈,要我说你昨天太莽撞了,让你去她公寓里拿几台相机和钱,你怎么把设计图也拿了?你不知道她对那些设计图比对自己的命更重要啊?”
第4章 活该一辈子也没人要
刘婉宁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我是她妈,我生她养她这么大,拿她一幅图怎么了?要是没有我,她连生下来的资格都没有。她还敢凶我,反了她了!不过真没想到,陆一语那些破图居然都能卖一百多万,早知道我就多拿几幅回来了,这样你的嫁妆就多好几百万了。”
陆微言沉下脸,说道:“妈,你听我分析分析,你要是觉得有道理,下次你别冲动行事了知道吗?”
“你说。”
“我下个月就要跟叶锋就要结婚了,虽然陆一语没有什么用,但她是我们的长期饭票,比我爸可靠多了。我爸工作了一辈子都没有能力再买一套房,陆一语就不一样了,她才工作几年已经在市中心附近按揭了套房,以后她能赚多少钱我们谁都说不清楚。你就算不喜欢她,也暂时别激怒她,不然以后咱们要钱去哪儿拿啊?”
“你说陆一语是不是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了,不然她怎么能赚这么多钱?要是她干的那些破事影响了你的婚事,你嫁过去会被婆家看轻的。”
“就陆一语那副性冷淡的样子,她想干点什么事也没有人愿意配合她。叶锋说了,就她那副样子看着就反胃,一点性趣都没有,男人都喜欢我这样的女人。”
刘婉宁爱怜地抚摸小女儿的头发,“我女儿这么好,谁能不喜欢。就陆一语那个一出生就差点要了我的命的扫把星,活该一辈子没人要。”
陆微言亲昵地搂住刘婉宁的脖子,撒娇道:“妈,现在咱们家还有多少钱啊?我今天看中了一套别墅,首付只要两百万,还送院子和两百平米。我要是有一套别墅,嫁给叶家一定会特别有面子的。你能不能给我买?”
刘婉宁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言言,家里这些年的存款就只有三十万。你爸又病了,至少留个十万应急。能动的就二十万了,再加上今天卖陆一语的设计图的一百五十万,也才一百七十万,根本不够啊。你要实在想要等叶家给聘礼了,你再买别墅好不好?总不能你嫁过去,还倒贴几百万啊。”
“那叶家的人会看不起我的。”
“可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啊。”
刘婉宁眼中闪过失望,松开了搂着刘婉宁的手,语气冷淡地说道:“妈,你以为我买别墅是为了我自己吗?还不是为了你和我爸,你们年纪越来越大了,我作为女儿也想让你们二老住得好一点。有了别墅,你们偶尔还能过去住住,换换心情,多好啊。说出去也特别有面子。”
陆微言说的是“偶尔过去住住”,刘婉宁却没听到,而是皱眉说道:“但还差三十万从哪儿凑啊?”
“这个就要你想办法了。妈,你好好想想我们家哪里还有钱,时间不早了我得跟出去跟叶锋约会了。”陆微言说完就跑回房间拿着LV限量款的包包跑出去了。
刘婉宁坐在客厅里,冥思苦想着三十万从哪里凑出来。
想着想着,就忍不住骂道:“陆一语那个贱丫头,早知道她的设计图这么值钱,我就多拿几幅了,转手一卖就能有钱了,言言的别墅钱也能凑齐了。”


.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同步到:   设置
上一个 下一个
      客户端
      小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