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注意注意啦! 夫妻买房一定要注意这些隐患。。可长点心吧 --]

泉州论坛-泉州小鱼网-泉州小鱼社区 -> 泉州生活 -> 注意注意啦! 夫妻买房一定要注意这些隐患。。可长点心吧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连尚小说 2018-08-13 13:05

注意注意啦! 夫妻买房一定要注意这些隐患。。可长点心吧

[attachment=1155683]

第1章 一枪爆头
鼓声雄浑激昂,在战场上不停的回荡着。
李振穿着一件破旧的军服,卷起袖子,露出肌肉分明的臂膀。他微躬着背,提着一口钢刀,冷静的盯着冲来的太平军,像是潜伏的猛虎等着猎物上钩。
“杀!”
突兀的吼声,从李振前方两丈外传来。一名太平军士兵龇牙咧嘴,眼露凶光,恶狠狠的朝李振冲了过来,挥刀劈下。
李振眼神平静,没有丝毫慌乱。
在钢刀劈向他的瞬间,李振右脚往前斜探,身体微微往右一晃,恰巧避开劈下来的钢刀。刀光从身旁划过,透着一股沁人的寒意。李振低吼一声,身体猛地窜出,猛虎下山般撞在太平军士兵的肩膀上。
“砰!”
沉闷的响声传出,太平军惨叫一声,露出痛苦的神色。由于身体失去重心,士兵蹬蹬蹬的连续后退了三步才稳住身形。
“去死。”
李振得势不饶人,脚踏连环快步追上去,挥刀削出。
“噗!!”
长刀划过士兵的脖子,割裂了喉咙,带出一串血珠。
温热猩红的鲜血喷溅出来,洒了李振一脸。李振伸手在脸上一抹,斑斑血迹在脸上扩散开来,更是显得狰狞吓人。李振看都没看死去的士兵一眼,因为他无法停下来。不杀太平军,就要被太平军杀死。
为了活下来,李振只能不断地杀戮。
李振杀了太平军士兵,停顿了瞬间,又深吸口气,继续朝太平军主将的位置杀去。想要立功,自然是找最大的将领下手。
钢刀染血,李振不断地在太平军中穿梭,很快就斩杀了十八个士兵。
此刻,李振浑身染血,已经是一个血人。
周围一丈的距离空荡荡的,没有人敢靠近李振。目光掠过太平军士兵,所有的士兵都是战战兢兢的,想出手却害怕被李振杀死。
李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前的太平军太弱了。
事实上,李振的灵魂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他是华夏国猎鹰特种部队的一名特种狙击手,接受组织的命令去狙杀恐怖基地的首脑,因为情报有误泄露行踪遭到追杀。李振一路潜行逃匿,却被逼入绝境,最后和敌人同归于尽。
李振醒来后,发现自己成了清朝江北大营中的一名百夫长。
从脑海中的记忆得知,眼下是咸丰三年六月。
二月初,太平军攻入南京,改南京为天京,定为国都。随后太平军大将林凤祥和李开芳带兵攻占了扬州,开始北伐。咸丰皇帝惶恐不安,任命河南巡抚琦善为钦差大臣,在扬州北面组建江北大营,围剿太平军。
琦善急于振奋军心,命参将吴启功率领六千清军攻打太平军。
李振随军出战,出现在战场上。
“清狗,老子来杀你。”太平军士兵把李振团团围住,却不敢轻举妄动,这一情况惹恼了一名太平军偏将。此人身材魁梧,塌鼻梁,眼眶内陷,目光贪婪凶狠,面目狰狞可憎,露出森森白牙,恨不得把李振生吞活剥。
李振冷笑两声,眼中却闪过一抹异彩。
一个偏将,也能挣点功劳了。
李振提着带血的钢刀往前冲,周围的太平军士兵纷纷投退,露出畏惧的神情。偏将见此,更是愤怒。他挥刀迎向李振,双方只有一丈远的时候挥刀劈下。
李振面无惧色,抡刀迎了上去。
“铛!!”
兵器碰撞,发出一声巨响。
李振身体岿然不动,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仿佛刚才的撞击是清风拂面。然而,偏将却被李振劈得后退五步,手臂发麻,虎口破裂,掌中沾满了粘稠的鲜血。偏将眼中露出惊骇之色,忽然转身就跑,不再和李振交手。
李振冷笑两声,低喝一声,奋力把钢刀投掷了出去。
“噗!!”
长刀化作一道流光,瞬间就射中偏将的后背,刺入心脏。
一声惨叫传出,偏将倒地不起。
李振大步追了上去,来到偏将身旁,噗嗤一声拔出插在后背上的钢刀,然后麻利的挥刀砍下将领的脑袋,又把偏将的脑袋拴在腰间。这是他战功的凭证,不能丢了。李振杀了太平军偏将,凶威赫赫,更让周围的士兵不敢轻举妄动。
“清妖败了,杀啊!”
忽然,远处传来太平军士兵的呐喊声。
李振正准备往前冲,他闻声看去,发现清军士兵都撒开脚丫子使劲儿的后撤。李振心中叹息,他本想杀入太平军中斩杀对方主将,却没想到六千清军不堪一击,竟被战斗力极低的太平军打败。现在清军后撤,没人从旁牵制,李振也是独木难支。
撤!
立即后撤!
眼见周围的太平军士兵蠢蠢欲动,李振果断的选择了后撤。李振已经杀了一名太平军将领,小有斩获,撤回去也有功劳。他脚下生风,眨眼工夫就甩掉了跟在身后的太平军,追上正在逃命的清军。
不多时,又追上了逃命的主将吴启功。
此人面目俊朗儒雅,卖相不错,却是一个不懂行兵布阵的蠢货。吴启功在士兵的簇拥下逃命,身旁还有十多名护卫随行。这些护卫都拿着鸟铳,可以进行远程射击,但所有的护卫忙着逃命,没有一个人想到用手中的武器毙敌。
李振看着护卫手中的鸟铳,脸上露出了笑容。
有了鸟铳,就有机会狙杀太平军主将。
狙杀敌人是老本行,也是李振的拿手好戏。其实李振来到这个时代,就一直曾想弄一把枪随身携带,但他的官职芝麻大小,得不到枪械。甚至李振心中还想组建一支正规的军队,但更加没有机会,所以李振要立功,要往上爬,要实现自己心中的目标。
李振脑筋一转,然后快速的往吴启功身边的护卫靠近,然后大声的喊道:“将军,卑职可以扭转局面。”
吴启功吼道:“你有什么办法?”
他也不管李振行不行,直接死马当活马医。
李振见吴启功询问,知道有戏,立刻伸手指着护卫身上的鸟铳,大声回答道:“将军,卑职需要一把鸟铳,用来射杀敌将。”
吴启功喊道:“好,本将准了。”
当下,吴启功让身旁的护卫给了李振一把鸟铳。
李振接过来,又迅速的查看了鸟铳的情况。这把鸟铳并不是早期的火绳枪,属于改进后的撞击式燧发枪,已经装好了弹药,只要扣动扳机,就可以撞击火石摩擦点火射出子弹。李振提着一米五的鸟铳往后跑,同时回头搜索太平军主将的位置。
吴启功也在后撤,却打量着李振的情况。
忽然,李振眼睛一亮。
太平军士兵中,一个中年大汉穿着金灿灿的甲胄,头顶金盔,骑着大白马,耀武扬威的追杀清军,正是太平军的主将。
李振又往前跑了一段距离,和后面追赶的太平军拉开了距离。
有了足够的缓冲,李振转身停下,托起手中的鸟铳。
这一刻,战场上的呐喊声消失,冲锋的太平军士兵也从李振的视线中消失,只剩下太平军主将圆滚滚的脑袋。李振左手拖住鸟铳的枪杆,右手握住枪把,枪托靠在腋窝处,微低着头盯着前方,食指放在了扳机上。
“砰!!”
瞄准后,李振手指用力,扣动了扳机。
一蓬白烟冒起,子弹破空而出。
“噗!”
没有任何偏差,子弹射中了太平军主将的脑袋。
仔细打量,就会发现额头的正中央出现了一个花生米大小的血洞。殷红的鲜血从额头上流出来,恐怖吓人。此时此刻,太平军主将的脸上还带着不可一世的神色,张开嘴却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身体摇晃两下,从战马上跌落在地上。
第2章 闯祸了
一颗子弹,带走了太平军主将的性命。
李振心中暗喜,立刻大吼道:“发匪的主将被杀了,杀啊。”
发匪,是对太平军的称呼。
李振高声大喊,同时举起了手中的鸟铳,吸引周围士兵的注意。这时候,吴启功停止了后撤,赞赏了的看了眼李振。吴启功也知道痛打落水狗,大声喊道:“发匪的主将被杀死,随我杀回去,杀光发匪。”
清军士兵听到太平军主将被杀的消息,很快都停了下来。
他们没有立刻杀回去,而是仔细的瞅了两眼,确认太平军的主将真是被杀了,才换了一副表情,苦瓜脸变得神采飞扬,耀武扬威的杀了回去。上至清军将领,下至最普通的清军士兵,都是雄赳赳气昂昂的,和刚才逃窜的情形截然相反。
太平军的主将被杀,军队立刻阵脚大乱。
士兵们没有了拼命的心思,又看见清军如狼似虎的杀来,转身就跑。
李振见太平军后撤,没有去追赶。他杀死太平军的主将,取得了最大的战功,再去杀些虾兵蟹将只是锦上添花,没有什么用处。
吴启功喜滋滋的来到李振身旁,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身居何职?”
李振回答道:“卑职李振,是一名百夫长。”
吴启功笑说道:“你枪杀发匪主将,功不可没,本将会亲自替你请功的。”
李振欢喜的说道:“都是将军教导有方,才能射杀发匪主将。”
吴启功微微颔首,拍了拍李振的肩膀以示鼓励。李振知道自己进入了吴启功的视线,只要曲意结好吴启功,就有升迁的机会。现在是咸丰三年,距离第二次鸦片战争的时间已经不到三年,李振想扭转局面,还得自己制造机会。
吴启功率军追杀太平军,但很快就收兵,开始清扫战场。
一场战斗下来,太平军死伤三千六百余人,被俘虏的士兵有一千六百余。不过清军士兵也死伤了一千八百余人,可以说是损失惨重。
吴启功率军返回,半路上就把消息传回江北大营,禀报给琦善。
大军抵达营地门口的时候,李振发现营地外站着一个年过半百的清癯老者。此人的官服明显迥异于普通将士,官服上绣着一只仙鹤,这是当朝一品大员才有的官服。整个江北大营唯有钦差大臣琦善才是一品官员,李振就断定老者是琦善。
“末将吴启功,拜见大人。”
吴启功来到琦善身旁,单膝跪地行礼。
琦善笑眯眯的把吴启功扶起来,不急不缓的说道:“启功啊,你率军出战,击溃发匪,振我军威,本官会上折子为你请功的。”
吴启功刚站起来,立刻又扑通一声跪下,感激的说道:“多谢大人栽培!”
琦善双手虚抬,吴启功才又站起身。
吴启功目光一转,指着身旁的李振,恭敬的说道:“大人,这次能击溃发匪,末将麾下的百夫长李振功不可没。李振枪法精湛,百步之内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正是因为李振一枪打中发匪主将的脑袋,才能顺利取胜。”
李振赶忙行礼,拜道:“卑职李振,见过大人。”
琦善看了李振一眼,说道:“长得精壮魁梧,面颊棱角分明,双眸神采奕奕,有一股剽悍之气,是个人才,可以培养一番。”
李振又躬身行礼,自谦一番。
吴启功心中喜滋滋的,吩咐道:“来人,把发匪主将的脑袋拿来。”
片刻工夫,士兵把太平军主将的脑袋拿了过来。吴启功接过血淋淋的脑袋,在琦善眼前晃了晃,笑说道:“大人,这是发匪主将的首级,脑袋上还有一个血洞。”
“啊!!”
琦善骤然惊呼出声,瞪大眼,脸上竟闪过一丝慌乱。
李振察言观色,发现琦善神色变化,心中咯噔一下,升起不妙的预感。因为琦善的表情不是恐惧,而是隐含着一丝担忧。
这其中,必定有蹊跷。
吴启功以为琦善被吓到了,赶忙把血淋淋的脑袋扔给士兵,说道:“大人,发匪无恶不作,只有严惩才能震慑发匪。末将提议,将发匪的脑袋挂在营地门口示众三日。”
琦善沉声道:“把士兵和俘虏安置好,然后带李振来大帐中议事。”
李振听着琦善的语气,更是觉得古怪。
李振只是吴启功麾下的一名百夫长,官职卑微。即使立下了大功,但还是不入流的小官,没有资格进帐议事。琦善让吴启功把他带上,很可能和发匪有关。李振心中甚至猜测发匪的身份不一般,才让琦善神情发生变化。
中军大帐,琦善坐在上方,神色凝重。
下方,左右两侧坐着军中将领。
李振没有资格坐着,静静的站在吴启功身后。吴启功发现气氛不对,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但吴启功却不明白,击败太平军是符合江北大营和琦善的利益,为什么气氛会这么凝重呢?吴启功眼珠子一转,试探着问道:“大人,有什么事情吗?”
琦善问道:“你带兵和发匪交战,可曾打探对方的身份?”
吴启功摇头道:“回禀大人,末将不知对方是谁。”
李振心中暗暗摇头,一个领军的将领竟然不知道对方的情况,是在是奇葩。这样的将领却占据要职,也真是奇葩了。
琦善盯着吴启功,脸上没有了喜悦,神色严肃的说道:“本官告诉你,被杀死的发匪名叫杨正清,是匪王杨秀清的胞弟。”
“杨秀清的胞弟?”
吴启功神色大喜,说道:“大人,杀了杨秀清的不是很好吗?”
李振闻言,真是恨不得打个洞钻进去。
所有人的目光射向吴启功,李振都觉得面颊微微发烫。死的人是东王杨秀清的胞弟,琦善的担心也表露无遗。杨正清被杀,杨秀清很可能派兵攻打江北大营。琦善的确是需要一场胜仗鼓舞军心,但是杨正清被杀,琦善也难以善后。
琦善瞪了眼吴启功,目光看向其余将领,说道:“杨正清被杀,杨秀清很可能派兵杀来,诸位有什么看法?”
话音落下,安静的大帐立刻闹哄哄的。
军中将领摇头叹息,都责怪的看着吴启功。
吴启功身体僵硬,似笑非笑,尴尬无比。好不容易立下大功,却捡了个烫手山芋。吴启功心中轻声叹息,却没有去责怪李振,站起身说道:“大人,杨正清已经被杀,若是杨秀清派遣发匪杀来,末将一力挡之。”
李振见吴启功一力承担,对吴启功也升起一丝好感。
这人没啥能耐,人品还算不错。
第3章 机遇和危险同在
“吴参将,你率领的士兵最多六千人,能挡住发疯的发匪吗?”
一名总兵恨铁不成钢的盯着吴启功,右拳砰砰的捶打在胸膛上,苦着脸,像是死了亲娘般痛心疾首的说道:“大人让你领兵攻打发匪,你也不用把杨正清杀了啊!我们只需要击败发匪就行,何必赶紧杀绝呢?”
话音落下,另一名参将站了出来。
这名参将恶狠狠的盯着吴启功,大声说道:“发匪都是亡命之徒,尤其是匪王杨秀清更加不好惹。我们杀了杨正清,杨秀清不会善罢甘休。若是因为此事,导致刚刚组建的江北大营出了问题,你吴启功死一百回都难逃罪责。”
一旦有将领开始指责吴启功,其余的人纷纷落井下石,都数落吴启功做得不对,浑然忘记了他们得到取胜消息的喜悦。
李振看着像是泼妇骂街的将领,心中很不平静。
他大步走出来,朝琦善行了一礼。
琦善问道:“李振,你又有什么话说?”
李振抱拳说道:“大人,这一次仅仅是杀了杨正清,不是杀了杨秀清和洪秀全,没什么大不了的。一群不成事的发匪,不足为虑。若是杨秀清率十万发匪杀来,卑职愿为大人抵挡;若是杨秀清派数万之众杀来,卑职愿为大人吞掉。”
“哈哈哈……”
轰然间,帐中的将领都是放声大笑。
所有人都认为李振口出狂言,甚至是认为李振得了失心疯。一个小小的百夫长,带领的士兵不到一百人,竟敢说拿下十万发匪,让这些将领很不屑。
吴启功的眼中却闪过一道异彩,非常激动。
这小子不愧是他的兵,是一个铿锵男儿,没有枉费他的提携。
琦善沉默了片刻,叹气道:“李振,你诛杀杨正清,立下一功。本官念你是有功之人,口不择言的事情就不计较了,虽然勇气可嘉,但还是退下吧。”顿了顿,琦善又道:“杨正清的事情暂时搁下,容本官考虑几天。本官身体乏了,都退下吧。”
众将闻言,纷纷离开。
吴启功心情沮丧,也准备转身离开,却被李振拉住。
琦善沉声道:“你们怎么不退下?”
李振不卑不亢的问道:“敢问大人,若是杨秀清派遣大军杀过来,大人该怎么御敌呢?军中诸将虚有其表,不敢出战,难道大人要坐视江北大营被攻打吗?”
琦善眉头皱起,脸上露出思索之色。
太平军杀来,谁能御敌呢?
对于麾下的将领,琦善非常了解,几乎所有的将领都是会做官却不会做实事的。琦善眉头皱起,问道:“吴启功,发匪杀来,能赢吗?”
吴启功想了想,说道:“大人,干脆让‘他’出战。”
“他?”
琦善坚决的说道:“不到最后,他不出战”
李振听着两人打哑语,一头雾水。但是李振却想要为自己制造机会,所以主动请战,朗声说道:“大人,发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不成气候。卑职愿为大人剿灭发匪,稳定江北大营。若大人不信,卑职愿立下军令状。”
吴启功没有退路,也说道:“大人,末将也愿意立下军令状。”
琦善沉吟片刻,说道:“立军令状就不必了,本官姑且相信你们,希望你们能再一次取胜。好了,下去好好准吧。”
“喳!”
吴启功和李振转过身,朝营帐外走去。
这时候,又传来琦善的声音:“李振啊,你胆量十足,又立下了大功,很不错。本官让你做个千总,协助吴启功抵御发匪。”
“多谢大人!”
李振赶忙转身拜谢,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琦善想了想,又说道:“你们两人筹备抵挡发匪的事情,肯定需要武器等等,有什么要求,可以拟一个折子上来,本官一应应允。”
李振心中欢喜,有了琦善这句话,事情更好办了。
两人又朝琦善揖了一礼,才转身出了营帐。
回到营地后,两人分宾落座。
吴启功急不可耐的说道:“杨秀清发怒不是闹着玩儿的,你有把握吗?”
李振神色淡定,不急不缓的说道:“将军,杨正清的事情很容易就能解决,并且不会有危险。现在杨秀清的力量都放在在北伐上,目标是北京,不是江北大营。即使杨正清被杀,也不可能有大军杀来,最多两三万人,不足为虑。”
这番论断,是李振根据太平军北伐做出的推断。
历史上,太平军攻克南京后,杨秀清等太平天国的统帅达成意见,放弃了攻打南京外围的江北大营和江南大营,全力北伐,想要一举攻克北京。眼下正是太平军北伐连战连胜的时候,战果丰硕,杨秀清不可能为了杨正清而放弃太平军的大局。
吴启功又问道:“即使是少量的发匪杀来,能赢吗?”
李振笑道:“一桩小事!”
顿了顿,李振吩咐道“来人,拿地图来。”
片刻工夫,一名士兵拿着幅地图走进来。李振接过地图,挥手让士兵退了出去,然后把地图平铺在地上,仔细的打量着扬州的地图。
吴启功问道:“看出了什么名堂?”
李振指着地图说道:“发匪从扬州发兵,通往江北大营的路有三条。第一条是小道,不适合大军行军;第二条是水路,若是乘船杀来,会消耗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也不适合;第三条是平坦官道。卑职料定发匪从第三条路杀来,我们在路上设下埋伏,歼灭发匪。”
吴启功眉头一挑,说道:“想伏击发匪,也不容易啊!”
李振说道:“杨正清被杀死后,消息传到杨秀清的耳中,杨秀清再派将领来报仇,一来一回至少需要十余天。这段时间,我们就可以做足准备会。卑职今日狙杀杨正清,发匪再来的时候,同样能狙杀新的发匪主将,取得胜利。”
吴启功皱眉道:“你准备故技重施?”
李振点头道:“将军英明,卑职的确是打算狙杀发匪主将。不过这次的行动需要仔细的安排,争取一举歼灭发匪。”
吴启功咬牙说道:“我已经没有退路,只能靠你,此战由你安排。”
吴启功的胆子很小,没有统军作战的能力,但心计不弱。他知道自己和李振绑在了一条船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李振有胆色、有手段,所以吴启功尽可能的协助李振。只要击溃了发匪,吴启功也能分一杯羹。
李振见吴启功放权,也松了口气。
距离杨秀清派人报仇还有十多天时间,足以让李振准备好,而且李振也要把手中的鸟铳修改一下,方便他狙杀发匪的主将。
第4章 李振的狙击枪
三天时间,杨正清被杀的消息已经传开。
同时,吴启功即将出战的消息也传开。
无数的将领讥讽吴启功不自量力,也大骂李振找死。李振却毫不在乎,全身心的准备迎战太平军的事情。这是他穿越后第一次主持大战,必须打得干脆漂亮,而且决不能失败。常言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李振派出了上百探子深入扬州,打探动静。
接下来,李振又开始训练吴启功麾下的士兵。
吴启功麾下的士兵懒懒散散的,远远不能达到令行禁止的地步。短时间内,李振想训练出成绩几乎不可能,寄希望在这些士兵身上也不行。
故此,李振把重心转移到枪械上。
李振向吴启功讨要更多的火枪,却得知琦善有更好的枪,又向琦善讨要了一把。
琦善护卫使用的是线膛枪,更加先进。
线膛枪射出的子弹射出时做旋转运动,精度高、射程远,威力也更大。虽说线膛枪也达不到李振的要求,但眼下技术不够,只能将就着用。李振得到枪后,对线膛枪做了粗略的改动,重新装了一个瞄准镜,以便进行远距离射击。
校场中,李振正准备试枪。
他提着粗制的狙击枪,吩咐道:“准备一百步的靶子!”
当下,士兵拿着一个箭靶放在百步之外。一百步约莫80米,这样的距离并不远,却适合李振测试手中的狙击枪。李振摆手让士兵让开,左手托起狙击枪,枪托倚靠在腋窝出,右手扣住扳机,眼睛靠近目镜,瞄准了百步外的箭靶。
“砰!!”
扣动扳机,一声闷响传出。
李振揉了揉发酸的肩膀,这把线膛枪的后座力有些大,也是必须改进。但是目前李振没有技术和条件,他大步跑向箭靶,看了下命中红心的箭靶,却还是有些偏。李振直接在校场旁边调整,开始校正瞄准镜。
就这样,李振从一百步,两百步,最后到两百五十步,都能命中。
两百五十步,已经近乎200米。
超过了两百米,瞄准镜跟不上,子弹和枪膛都无法跟上,导致射出去的子弹没有准头,所以李振目前的距离是200米。
“千总大人,吴将军请您去一趟。”
“知道了!”
李振提着狙击枪,朝吴启功的营帐行去。李振来到吴启功的营帐中,问道:“将军,你找末将有什么事情吗?”
吴启功叹声道:“李振,何铭给咱们设绊子了。”
“何铭是谁?”李振问道。
吴启功说道:“何铭也是军中参将,我和他相互间有些恩怨。”
李振接着问道:“将军,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
吴启功一脸无奈的神情,叹息道:“我刚刚得到消息,琦善大人准备送你一千两百名士兵,帮助我们迎战发匪。”
李振笑道:“将军,这是好事情啊!”
吴启功大声道:“好个屁,我告诉你,问题就出在这里。你以前只是一个百夫长,官职卑微,对军营里面的情况不了解。江北大营中,有一营士兵极为剽悍,营中的士兵全是好勇斗狠之徒,而且难以管束。给你的一千两百人,正是那群桀骜不驯的士兵。”
说到这里,吴启功脸上的横肉都颤抖了一下,又继续说道:“这营士兵的将领是一个千总,名叫黄士海。虽然黄士海也只是一个千总,却桀骜不驯,谁都不服。纵然是琦善大人也调不动黄士海,把黄士海扔给你,这是扔了一个烫手山芋,弄不好会引火烧身的。”
李振心中一动,想到了琦善和吴启功谈及的‘他’,莫非黄士海就是两人交谈的人。李振问道:“将军,黄士海就是您在和大人提及的人吗?”
吴启功点了点头,说道:“正是黄士海。”
李振说道:“将军,虽然是祸,未尝不是福啊!”
李振明白是何铭劝服了琦善,故意用黄士海对付他,借机对付吴启功。但是李振却觉得乐意,因为李振急需建立自己的班底。
吴启功见李振很乐观,沉声说道:“军中的许多将领都想收服黄士海,也努力过,最后都是弄得灰头土脸。何铭也去过,当时何铭在大人面前信誓旦旦的说收服黄士海,最后却被黄士海折腾的死去活来。”
李振问道:“既然黄士海不服管束,为什么还留着呢?”
吴启功低声说道:“江北大营有一个不听话的黄士海,像是一根刺卡在喉咙,大人肯定是不舒服的。但是却不敢把黄士海撤掉,因为还有发匪虎视眈眈。若是黄士海被撤了,军中没有了顶梁柱,大人睡觉都不安稳了。”
李振点了点头,明白了黄士海的处境。
琦善不喜黄士海,却又需要黄士海维持局面,所以只能把黄士海藏起来。一旦江北大营出现危机的时候,才让黄士海出战。
只要不是特别危险的事情,黄士海就只有守营的份儿。
李振听完,却越加的兴奋。
他想在军营立足,那就需要一批心腹。
黄士海桀骜不驯,是江北大营的另类,连琦善都管不了,明显是孤立在军中的。李振若是收服了黄士海,绝对是心腹之人。
机会!
这是他的机会!
李振心中激动了起来,却面色平静的说道:“将军,您率军迎战发匪,其余的将军都等着您打败仗。尤其是何铭,更是如此。如今何铭主动把黄士海推过来,正是将军的机会。只要取得黄士海的支持,有了一支能征善战的士兵,将军就成了江北大营的支柱,纵然何铭和其余将领想攻讦将军,都不可能成功。”
吴启功露出意动之色,却说道:“话虽这么说,但不好办啊!”
李振说道:“将军,一切交给卑职来处理。”
吴启功深吸了口气,说道:“好,你放手去做就是。只要我在军中任职,就不会让你受到影响。”吴启功盯着李振,觉得眼前的人不是一个小卒子,是一个有着大抱负的人。
李振激动万分的说道:“将军放心,卑职一定不让将军失望。”
“嘿嘿……好一个不失望啊!”
营帐门帘再次掀起,营帐外走进来一人。李振抬头看去,发现来人是何铭。何铭大步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冷笑道:“琦善大人传令,命令李振接手黄士海麾下的一营士兵。李振啊,大人对你期望很高,不要让大人失望。”
何铭笑眯眯的盯着吴启功,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这,就是和他作对的下场。
李振看不惯何铭得意猖狂的神态,沉声说道:“何将军,请你转告大人,就说李振不会辜负大人的期望,会完成大人布置的任务。”
顿了顿,李振又说道:“我听说何将军曾经想过拿下黄士海,可惜惨叫失败。哼,不是每个人都像何将军般耀武扬威的走进去,然后灰溜溜的跑出来。我李振出马,一定不辜负大人的期望,定会压住黄士海,训练出一支听指挥的士兵。”
“吴启功,我们走着瞧。”
何铭眼中闪烁着愤恨的神色,转身离开了。
吴启功看着何铭离去的背影,说道:“李振,你不该刺激何铭的。”
李振说道:“将军,您和何铭有和解的机会吗?”
吴启功干笑两声,知道和解是不可能的。话锋一转,吴启功沉声说道:“目前,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击溃发匪。只要击败了替杨正清报仇的发匪,一切都好说。李振啊,这时候不能松懈,要做到万无一失,明白吗?”
李振朗声道:“将军放心,卑职明白的。”
“报!”
营帐外,突然传来浑厚洪亮的声音。
吴启功身子一抖,被吓了一跳。
李振平静的喊道:“进来!”
营帐门帘卷起,一个魁梧昂藏的大汉走了进来。此人身材魁梧高大,两鬓如刀,双眸似电,天庭饱满,鼻梁挺拔,嘴唇丰厚,颌下虬髯如钢针竖立,双臂粗壮有力,腰圆膀阔。站在大帐中,透出一股如山如岳般的气势。
李振轻轻点头,心中忍不住赞叹一声好汉子,对这人的身份有了猜测。汉子抬头看向吴启功,神色严峻,目光森冷,吓得吴启功不自觉的后退一步。
吴启功故作镇定,抬起头,色厉内荏的喝道:“黄士海,你来做什么?”
[attachment=1155684]

连尚小说 2018-08-13 21:05


查看完整版本: [-- 注意注意啦! 夫妻买房一定要注意这些隐患。。可长点心吧 --] [-- top --]


手机浏览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024093 second(s),query:0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