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

泉州论坛-泉州小鱼网-泉州小鱼社区 -> 情感日志 ->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连尚小说 2019-11-08 23:42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第1章 不及你眉间一缕朱砂
“小凡少爷,十年了。再深的怨恨,也该淡了。”
“回家吧。”
“你父亲,你爷爷,你的宗族兄弟们,都在等你。”
“至于你的婚事,事关家族荣辱、子孙后人,待你返回家族,家族自会为你为你挑选这世上最漂亮最优秀的女人,做你的妻子,做楚家的儿媳。”
“秋家的那个秋沐橙,配不上你,更配不楚家。”
云州市,护城河旁,一位唐装老者,老眸通红,却是苦口婆心的劝着。叶凡站在他们面前,跟他们相比,叶凡的衣着是那般普通,甚至可以说有些寒酸。
“是啊,十年了。就是一条狗,也变老了。可是你口中那所谓的家族,还真是一点没变。”叶凡笑着,满脸自嘲,眉眼有些微红。
“十年前,我父母跪在楚家门楣之前。当时的家族,也是这般对我父亲说,说我母亲一介平民,卑微鄙贱,配不上楚家,不配为楚家儿媳。而我,则是家族口中的“贱民”所生的贱种。我与母亲,就这般无情的被那所谓的家族扫地出门,流落街头。直到后来,我入赘秋家,受尽屈辱。”
“十年了,你们何曾管过我跟母亲死活。如今,就几句话,就让我忘记仇恨,忘记当年我母亲所受的屈辱,随你们返回家族,延续楚家香火,你们觉得,可能吗?”
“回去告诉家族,我叶凡姓叶,不姓楚。”
“还有,告诉我那废物老爹。配不上我母亲是他,他更不配当我父亲!”
叶凡恨,恨家族冷血无情。
叶凡更恨,父亲懦弱无能!
当年,但凡父亲有一点骨气,他跟母亲,也不会遭受那么多的屈辱。
无数次,叶凡渴望自己父亲能保护自己,保护母亲的时候,可是他的父亲,都退缩了。对家族之命,言听计从。
哪怕楚家将叶凡母女扫地出门,他的父亲也只是惶恐看着,在家族面前,他害怕的根本不敢说一句话,更不敢反抗半点,眼睁睁的看着妻儿,遭受羞辱。
他打心眼里瞧不起他。
“小凡少爷,你要想清楚了啊。”
“你要知道你今日拒绝的是什么,那可是富可敌国的财富,是位极天下的权势。”
“只要你回家族,不出十年,整个楚家,都是你的。”老者还在劝着。
可是叶凡已经转过身子,低笑一声:“那又如何?”
“就算你们给我整个天下,在我叶凡眼中,也不及她眉间,一点朱砂!”
话语坚定,有如金石落地,铿锵作响。
叶凡已然离去,此处,只剩下一片无声的讶异!
良久之后,一道叹息声,却是从湖边传出。
一中年男子,远远的看着叶凡远去的背影,内心之中,却是无尽的亏欠与懊悔。
“小凡,你比爸爸,有出息!”男人,含泪笑着。
云州的街道上,叶凡大步走着,双眼通红。
这么多年,受尽屈辱,叶凡觉得自己应该早已宠辱不惊。然而,楚家人的出现,终究还是让这个不过二十出头的男人,心中难以平静。
不过,生活还要继续。叶凡整点心情,随即快速赶到秋家。
秋家,在云州市这个三线城市也算小有名气。不过,最让秋家为众人所知的,还是三年前秋家最漂亮的女人秋沐橙,竟然突然嫁给了一个当时落魄如狗的废物,还收其为上门女婿。这件事,在当时可谓轰动全城,自此秋家几乎沦为笑柄。
直到入赘半年之后,叶凡才终于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当时秋沐橙一家犯了弥天大祸,给整个秋家都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损失。当时秋家的老爷子大怒之下,随即对秋沐橙一家人进行惩罚,强行让秋沐橙嫁了一个废物,以示惩戒,同时警示其他家族成员。
而作为其中主角之一的叶凡,也是完全成了男人口中的耻辱,女人口中的废物,彻底的成为人们茶前饭后的笑料。
这时候,手机响了,是秋沐橙打来了,也就是叶凡名义上的妻子。
“你在哪,立刻赶回来,我们没时间等你。”冰冷威严的语气,仿若命令。
三年了,叶凡也习惯了。但挂掉电话之后,叶凡还是加快脚步朝秋家赶了。
今天是秋家老四的闺女订婚的日子。
秋家老爷子有五儿一女,秋沐橙的父亲家里排行老三。如今,老四家女儿订婚,秋沐橙一家,自然也当出席。
“沐橙,抱歉,我有点事儿,来晚了。”叶凡紧赶慢赶,总算及时赶到。
此时,秋家门前,热闹非凡,宾客众多。但是秋沐橙的容颜依旧出众,曼妙的身躯也是极为显眼,叶凡第一眼便看到了她。
“有事儿?你一个废物能有什么事?”
“整天磨磨蹭蹭拖拖拉拉的,我家沐橙就是被你这个窝囊废给拖累的。”见到叶凡,一个妇人顿时难掩心中厌恶,指着叶凡鼻子随即骂着。
随后,又看到叶凡的穿着,顿时更怒了:“你是蠢货吗?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还穿这一身破烂衣服,你想把我家沐橙的脸都给丢尽吗?”
妇人脸都气青了,恨不得一脚踹叶凡身上似得。她旁边,一中年男子也是很不悦的瞪了叶凡一眼,那抹嫌弃与厌恶也是分外鲜明。
“好了妈,别说了。”秋沐橙却是心情平静,淡淡说道。
似乎,她因为叶凡丢人也已经丢习惯了。
“为什么不说,沐橙,这废物就是故意的,故意穿成这样让我们丢人的,他就是上天派来来折磨我们一家的。”韩丽愤怒吼着,老眼气得通红,这些年因为叶凡,她心里也不知道憋了多少委屈。
“够了!”秋沐橙突然一吼,“妈,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在家你骂他也就骂了,外面你还骂,你知道你这是打的你女儿的脸吗?还有,你又不是不知道,叶凡到我们家之后我们给他买过一件衣服吗,你让他穿好衣服,他有吗?”
秋沐橙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平静,但叶凡看到,她的眼睛也红了。
这三年,没有人知道,他们这一家子,遭受了怎样的屈辱与委屈。
被女儿一吼,韩丽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擦了擦眼睛,随后便扭头朝房间走去了。
叶凡也没有说话,跟秋沐橙他们一起也进去了。
秋家之中,一片喜庆的气愤。
此时,老四一家正站在门口,热情的招待着来往的宾客。
“哈哈~”
“他二嫂,越来越漂亮了啊?”
“你能来我们就很高兴了,不用随礼。”
“哎,您太客气了。”
“这么多钱?不行不行,太贵重了。”
“好吧,那我们就收下了。下次您儿子结婚记得通知哈。”
“快,盈盈,还不快谢谢你二嫂二伯。”
老四家媳妇王巧玉一脸的热情,收下客人随得礼后,又让自己女儿秋沐盈赶紧叫声二嫂,嘴甜的很,随后更是周到的将客人带到厅堂中入座。
“巧玉,恭喜啊。我们没来晚吧?”
这个时候,秋沐橙一家也到了。秋沐橙的母亲韩丽笑着上前贺喜,秋沐橙跟叶凡两人也是亲切了喊了一声四婶。
“哦,晚了也没事。反正你们来了也没啥用。”见到这一家人,王巧玉刚才一脸笑意随即散去,板着一张脸冷冷说道。对于秋沐橙与叶凡的亲切称呼,她更是连理都没理。
“谁让你们来的。”
“还带着这个废物,不嫌丢人吗?”
王巧玉虽然态度不好,但至少也没撕破脸。但秋沐盈年轻气盛,显然没那么多顾忌,见到叶凡之后便一阵厌恶,也不顾周围都是客人,直接便气愤骂道。连伯父伯母都没叫,更别说秋沐橙这个堂姐了。
在秋家,叶凡无疑就是个耻辱。女婿没出息,秋沐橙一家子自然也不受待见。
“盈盈,小点声,注意点影响。”王巧玉拉了自己女儿一下,随后便态度冷淡的接过秋沐橙一家随得份子钱,然后便让他们进去了,让他们自己去找座。
“看好那个废物,被让他丢我家盈盈的人。”最后,王巧玉还不忘讽刺叶凡一句。
“这家人,一家四口,这么多人,就随这么点钱,分明就是来蹭吃蹭喝的,真是不要脸。”身后,传来堂妹秋沐盈不加掩饰的厌恶声音,秋沐橙的脸色白了白,韩丽也是心里堵得慌,但他们一家都假装没听到,没说什么。
毕竟,秋家老爷子五个儿子,就他们一家混的最差,女婿也是最没出息。没钱没权,自然也没底气。
这时候,门外突然一阵喧哗。
紧接着,一辆奔驰车驶来。只见一个年轻女子一席长裙,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走了进来。
见到来人,刚才因为叶凡一家的到来满脸厌恶的王巧玉与秋沐盈母女两人,顿时一喜,脸上像抹了蜜一般,笑得极为灿烂,人家还没到门口,这母女两人便赶紧到门口迎接了。
“沐红妹妹,五妹夫,你们总算到了。四姐都等你半天了。”秋沐盈满脸谄媚。
“快,里面请。”
“怎么买这么多东西啊,太客气了。”
“快,来人给侄女婿提一下。”王巧玉也是各种逢迎巴结,热情之至。
同样的亲戚关系,看着这截然不同宛然冰火两重天的待遇,秋沐橙一家,心里却是有如刀绞。
秋沐红,是老五家的女儿。因为找了个好女婿,整个秋家几乎都对老五一家极为巴结。
第2章 不再让你受辱
秋沐红的老公叫江阳,说到这个江阳,其实也没啥大成就,最多算个还在求学中的高材生。
毕竟,二十出头的年纪,能有啥成就?可关键人家老爹牛逼啊,江阳可是高干子弟,他父亲在云州市的权力不小,之前秋氏集团不少麻烦都是托江阳的父亲摆平的。所以,对于江阳,整个秋家自然都极为巴结。
“叶凡,你还愣着干啥,还不过来搬东西?瞎了吗,没一点眼色?”秋沐盈扭头对着叶凡喊到,对叶凡这个姐夫,她却是没一点尊敬。
叶凡没有说话,站起身也便过去当苦力搬东西了。韩丽夫妻两人脸色难看,同样是秋家的女婿,而且叶凡还是当姐夫的,但如今却被人颐指气使,给小妹夫当苦力,他们两人脸上自然挂不住,心理暗骂叶凡就是个窝囊废,让他去搬就去搬。
但秋沐橙却是红唇紧咬,别人不懂叶凡,她懂。她知道,叶凡这是在为她守护最后的尊严。现在至少丢人的仅仅是他,他若是反抗,他们一家人无疑会更加不堪。
“小心点,别弄坏了。”
“这可是茅台酒,一瓶上千,你可赔不起。”秋沐红夫妻两人见到叶凡,也是满眼不屑。江阳更是怕叶凡弄坏东西,直接嘱咐。
这个社会,没钱没权,还是个无能的赘婿,没人瞧得起。
老五一家到来后,周围的亲戚都围上来问候几句,随后在众人簇拥下,被王巧玉母女两人热情带领着,朝着厅堂走去。
“红红,你跟阳阳,还有你爸妈先在这沙发上坐着喝点水,等人来齐了,我们就去酒店。”
“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别跟四伯母客气,就当自己家。”王巧玉跟秋沐盈两人热情的很,一边走还一边抓着江阳的手不放,那样子就跟抓着自己女婿似的。
“嗯?”
“怎么没位了?”
秋沐盈母女领老五一家到正厅后,发现沙发竟然都坐满了。
“四伯母,盈盈妹妹,不用麻烦,我跟小红站会就行,反正马上就要去酒店了。”江阳客气道。
“那怎么行?”
“你是贵客,怎么能让你站着。”王巧玉一瞪眼,当即拒绝。看了一圈后,目光随即落到了秋沐橙一家四口之上。这时候叶凡刚搬完东西正准备坐回去。
“沐橙,那个,你们家坐的够久了,就先让一下。小红跟阳阳他们刚来,得坐着休息。”王巧玉随即说到。
她女儿秋沐盈更是二话不说直接把叶凡拉了出来,让他去旁边站着。
虽然不情愿,但主人发话了,秋沐橙一家也只能让出座位,让老五一家坐下了。
一时间,偌大的秋家正堂,只有秋沐橙一家在那站着,其余几家坐在那里有说有笑,很是热闹。
韩丽他们也嫌丢人,索性就到房间外面等了。
“这老四家就是瞧不起我们,老大老二家都在那坐着呢,凭什么单单叫咱们家给老五家让位?”
“这不是存心羞辱我们吗?”院子里,韩丽觉得憋屈,怒声吼着。
秋沐橙的父亲秋老三也不说话,只是在那叹气。
叶凡低着头,面无表情。
“都是你这窝囊废,让我们一家都跟着丢人。”
“你看看人家江阳,再看看你!”
“我命怎么这么苦,老公老公不争气,摊上的女婿也是个窝囊废。”这时候,韩丽又将满腔的委屈全部发泄到了叶凡身上,冲着叶凡怒生大骂着。
“够了!”
“还嫌不够丢人吗?”秋沐橙终于忍不住了,这么久的压抑,却是于此刻爆发。
“是,叶凡确实平庸无能,是窝囊废,没出息,可是妈,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问问我爸爸,问问您女儿,我们有出息吗,我们有能耐吗?我们一家人之中但凡有一人有出息,还会像今天这般被人羞辱吗?”
秋沐橙低吼着,她努力的让自己声音没有哽咽,她甚至咬着牙不让眼泪流出来,可是叶凡还是看到了,这个独立而又坚强的女人,在饱受屈辱三年之后,哭了。
她流着泪,跑出了厅堂,跑出了秋家。
“秋老三,你看看你教出来的好闺女,嫁了一个窝囊废让我们跟着丢人不说,现在还吼我们?”
“这日子没法过了…”韩丽还在那里撒着泼,可是他们夫妻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叶凡已经不见了踪迹。
护城河边,一个美丽动人的女人,呜呜的哭着,泪如雨下。仿佛要将自己三年的委屈,在今日尽数的发泄出来。
一个男人不知道何时已经到了她的身旁,他伸出手,为她擦去眼角的泪水。
“沐橙,对不起,因为我,让你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叶凡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我们,离婚吧。我配不上你,你值得更好的人照顾你。”
啪!
一声清脆的声响,秋沐橙一记响亮的耳光随即煽在叶凡脸上。
她看着他,贝齿紧咬红唇,含泪大声喊着:“叶凡,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能像个男人一样?”
“受了曲折便想着放手,三年来我让你别碰我你就不碰我,我父母打你骂你你也不还口,我叔伯亲戚那般羞辱你你也毫不反抗,你为什么这么窝囊,你为什么不能像个男人一样,让那些羞辱我们的人统统闭嘴,为我为你老婆挡下所有的风雨。”
“我不想再被人看不起,我不想再被人嘲笑,我想让那些羞辱我们瞧不起我们的人统统后悔...”
“呜呜呜~”
秋沐橙嚎啕大哭着,来到秋家这么多年,秋沐橙给叶凡的印象一直都是冷傲而又坚强,独立而又倔强的,可是现在,曾经那个孤傲坚强的姑娘去,却哭得像个孩子。
“老公,我真的,真的不想再过这种昏暗的日子了~~”
泪水如雨流泻,秋沐橙哭得像个泪人,脆弱的像个无助的孩子。
叶凡愣住了。
这么多年,他第一次听到,秋沐橙这般叫自己。
他一直以为,自己在秋沐橙眼中,也是个窝囊废,是个无能的废物,可是直到现在,叶凡方才知道,原来在她眼中,是一直把自己当成她的老公,当成那个可以为她遮风挡雨,让她寄托一辈子的男人。
“老婆,对不起,这么多年,是我无能。”
“但我叶凡保证,从今以后,这个世界,再没有人让你受一丁点委屈。”
寒风凛冽,湖水荡起涟漪,三千树叶沙沙作响。
叶凡攥紧手掌,却是在此为秋沐橙许下,不变的承诺!
当晚,叶凡便拨通了一个电话。
“韩老,安排一下吧。我愿意见他。”
电话那头的老者愣了一下,随后难掩心中狂喜,激动言道:“小凡少爷,真的吗?您真的同意了。”
“好,老奴这就安排。您别动,一会儿就有车过去接您。”
老者激动坏了,当即派车前往,生怕叶凡再改变主意跑掉了。
而得到消息的中年男人,也是激动的老眸通红:“十年了,小凡,你终于肯见爸爸了。”
————
————
秋沐橙此时已经平复好了心情,再次回到了秋家,继续参加堂妹的订婚典礼。
缺席婚礼的话,日后只会让这些亲戚抓到更多的把柄,落人口舌。只是,再次回来,只剩了秋沐橙一人。
至于叶凡,在刚才对自己做完承诺之后,便离开了。秋沐橙有些担心,害怕叶凡因为自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对叶凡这个老公,秋沐橙虽然并不满意。但是三年了,叶凡对她的默默付出,对她的好,以及在秋家的忍气吞声,秋沐橙都看在眼里。若是一点都没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若是叶凡因为自己之前的哭诉而想不开去做什么违法的勾当从而毁了自己的人生,秋沐橙自然也不会原谅自己。
所以,回来的路上,秋沐橙一直给叶凡打电话,没人接。最后秋沐橙发了个短信给叶凡。
“秋沐橙,你干什么去了?全家族都在等你们一家?还不快点,要去酒店了。”这时候,前方传来秋沐盈不耐烦的催促声。
秋沐橙嗯了一声,手机短信随即按下了发送键,然后便进了厅堂,跟众人一块前往酒店参加秋沐盈跟楚文飞的订婚宴了。
秋家之外,清一色的奥迪车,都是秋沐盈未婚夫订的,前来接他们去酒店。
待所有人坐上车之后,一阵低沉的轰鸣声中,数量奥迪车随即远去。没有人注意到叶凡已经不在车上了。
对于这种废物一般的 上门女婿,谁会在意?
此处,看着那清一色的奥迪豪车,只留下周围路人一阵感叹羡慕:“秋老四家的闺女,找了个好归宿啊~
然而,近乎同时,护城河边,数量豪车迎着夜色,疾驰而来。十几个大汉齐齐站成两排,对着面前的青年恭敬而拜。
“请少爷上车!”
.....
“请少爷上车!”
.....
那喊声震天,惊飞无数飞鸟。
数秒后。
轰~
引擎轰鸣,橙红色的灯光撕裂天幕。数量豪车,有如洪荒猛兽,载着叶凡,朝着远方,疾驰而去。
“卧槽!”
“快看,劳斯莱斯~”
“妈个鸡,还是六辆!”
“最前面那辆,那是防爆车吧?一国总统也不过坐这车。”
“起码千万起价!”
“跟人家相比,咱家那辆奥迪车,那特么就是坨屎啊!”
“老天!”
“这是怎么了,谁来了?”
“莫非咱云州市,出龙了不成?”
一路上,一片沸腾。
那些打扮妖艳待字闺中的未婚女子,此时见到如此巨大排场,更是激动的脸色涨红。
嫁人,当嫁此啊!
沿途所过之处,无数路人更是近乎疯了,看着那疾驰而过的黑色车队,尽皆感叹,心生无限向往。
何谓豪门,这特么才是豪门!
劳资莱斯开道,无数豪车拱卫。
跟这相比,他们云州本地的那些富豪,估计都是屌丝吧。
外面一片喧嚣,但车内,叶凡却是很是平静。他低头看着手机,上面是一则短信。
“叶凡,刚才是我失态。不怪你,也不需要你做什么,我秋家的事,我自己自会解决。看到短信,尽快回家。——秋沐橙”
叶凡关掉手机,面无表情,却是看向车窗之外的深邃夜空。
那目光深沉,只若龙睁眼,虎归山!
“橙儿,今日起,我叶凡,将拥有守护你到地老天荒的能量。”
哗~
豪车疾驰,朝着云州市最为豪华的酒楼——海源阁,疾驰而去。


.


查看完整版本: [--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 [-- top --]


手机浏览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112434 second(s),query:0 Gzip enabled